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永不放弃

你用一生来赌我,我会拼命也不让你输

 
 
 

日志

 
 

托克维尔热与改革反思  

2013-06-09 12:53:4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周农建
  时下在中国,有一本书因官家推荐和精英热捧而风行朝野,这就是法国历史学家托克维尔的《旧制度与大革命》。托氏这本书探讨的是法国大革命的历史。
  《旧制度与大革命》一书中被人引用最多的一句话是:“革命的发生并非总因为人们的处境越来越坏。……最危险的时刻通常就是它开始改革的时刻”。还有,“何以繁荣反而加速了大革命的到来?”“何以减轻人民负担反而激怒了人民?”有精英学者将托克维尔的这一观点解读为:“革命实际上并不是发生在受压最紧的时候,而是发生在原来压得很紧,然后逐渐放松的时候”。
  我们可以将托氏所观察到的历史现象,称之为“托克维尔现象”,将托氏这一关于革命发生原因的见解,看成是一家之言。然而值得注意的是,今日许多人却将之当成了一条普遍规律,并削足适履,试图将这一见解套用在解释以往发生的历次革命和社会动乱上。
  中国历史上的多次天下大乱,如秦末、隋末的起义,都是直接与暴政、压迫和腐败有关。西方历史上的古罗马的斯巴达克起义和美国的独立战争,显然都与压迫和专制有关。
  纵使我们承认“托克维尔现象”常常出现在历史中,那也同样不能否定,没有“放松”之前的压制状况,就不会有后来的革命,先有压力,后有压力爆发的革命。显然,先前存在的压制状况是导致革命的深层原因,而后来的放松,作为减压措施,不过是触发了它的爆发而已。放松和释放压力本身并没有错,如果说后来发生了不可收拾的大革命,那么问题出在释放压力的方式和方法上。
  并非历史上的所有压力释放都会触发革命。从物理学和工程设计学上来看,减压和放松并不会必然导致系统的崩溃,只有当减压和放松不当时,才可能导致系统的崩溃。所以说托克维尔只是看到了减压和放松因操作不当而导致革命的历史现象,而并不意味着这是普遍规律。
  问题还不仅仅在于这是不是一条规律,而在于从托克维尔的见解和当下精英们的解读中,很容易引伸出一种避免革命的消极方案:既然繁荣、减压和放松导致了革命,那么停止繁荣、减压和放松,岂不就可以避免革命吗?这种引伸意味着对改革开放的价值的质疑和否定。
  中国有一句古话:“不在其位,不谋其政”,谋其政原本是在位者的责任,如果一个国家的社会和平转型失控,酿成历史悲剧,那么,责任并不在不在其位和没有谋政之权的民众,而在谋政者。正如在一个压力系统中,如果说减压和放松触发了系统的崩溃,那么,应当担责和反思的是减压措施的设计者和实施者,而不是先前被压制的气体或洪流本身。
  还有一个问题是,从托克维尔的见解和当下精英们的解读中,也可以引伸出一种暗示,即对民众忘恩负义的抱怨:别忘了你们过去过的是什么日子,现在这么好了,为什么还不感恩,还不满足呢?这一点是颇令人担忧的。在中国过去的几十年中,曾经出现过两次类似的抱怨。一次是改革开放后八十年代中,抱怨老百姓“端起碗来吃肉,放下筷子骂娘”。潜台词自然是“不识好歹”。另一次是五十年代中,毛泽东抱怨民主党派人士和知识分子的不知足。后来发生的两场政治悲剧是否与这两次抱怨有关呢?
“托克维尔现象”并不是一种普遍规律
  试图从民众身上去寻找历史悲剧的原因,而不是反思谋划的不当,未免本末倒置。退一步说,即便一个国家的人民由于其文化和国民特性,而真的有人格缺陷,“不识好歹”,“忘恩负义”,那么考虑国情民情,采用符合其国情特色的社会变革路线和制度设计,也是肉食者的责任,如果因为采用了一种不合国情民情的模式,而导致社会和平转型的失败,那也没有理由抱怨作为和平转型失败的最大受害者,即被统治者,要负责任的是选择了错误方案的谋划者和实施者。
  对于托迷们来说,还有一个悖论:如果繁荣、减压和放松具有历史正当性,那么就不应当否定它;而如果繁荣、减压和放松是导致大革命这种历史悲剧的原因,那么就应当否定它。他们究竟要哪一个呢?
  “托克维尔现象”并不是一种普遍规律。它可能发生,但并不是注定的。作为社会和平转型失败的一种情况,我们应当思考的是如何防止它的发生,而不是由此引伸出某种消极的结论或暗示。
  如何防止托克维尔现象的出现,是改革设计者和实施者应当思考的问题。为此应当有积极的态度,而不是消极的态度。那种因为改革中出现了某些问题,而试图否定、放弃或淡化改革,或用另一种话语体系或路线来取代改革的思路,是不可取的。那种试图退回到改革之前的状况,或用某种历史平衡论述,来淡化和稀释改革重要性的做法,也是不可取的。
  改革中出现了某些问题,或者,如果改革失控,可能会导致社会灾难,这并不是改革本身的错。纠正或消除这些问题的办法,不应当是否定改革本身,而应当是如何发现和选择最佳或较好的改革方案。
  在改革和社会转型问题上,我们不能将一个可能发生的历史现象当成一种历史规律,不应当将可以优化和完善的技术问题,看成是一个除了放弃、取代或淡化,就没有其他出路的问题,更不能将一个肉食者的智慧和谋划问题,看成是一个民众的品德或其人心不足的人性缺陷问题。
作者是中国旅美学者
《联合早报》
  评论这张
 
阅读(4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